主页 > 娱乐2006 >

都市生活《重生八零锦绣军婚》小说:她被推下楼惨死后回到了13岁

编辑:凯恩/2018-12-23 22:41

  重生回到命运转折点,她要拳打极品脚踢渣渣。 那些曾欠了她的,骗了她的,吃了她的,都准备颤抖吧! 可是,这位恶霸怎么就盯上她了! 某男冷漠脸:“年龄太小不能当媳妇。” 喂! 那你手下的兵个个都喊嫂子,你倒是管管哪! ——女主虐渣不止,男主甜宠无限——

  姜筱又做恶梦了,梦到那些穿着白大褂的人像饿极的狼看到了小羊羔一样,一脸凶煞地朝她扑来。

  以那么惨烈的死状,结束被人骗被人利用被人陷害,害人害己,活得像个蠢蛋一生。

  素色印花门帘被急急掀开,有人快步走了进来,一叠声道:“小小,咋了咋了?又做恶梦了吗?”

  细眉长眼,齐耳短发,侧边用三根黑色的一字发卡㊣夹㊣着㊣,眼里常年像是有一抹薄愁。

  手臂纤细,皮肤嫩白,细得看得到血管,指甲缝里还有些黑黑的痕迹,看起来有些脏。

  “外婆。”她脑子晕晕沉沉,哑着声音说道,“我没有想到,死了之后第一个见到的会是您。外婆,我死得可难看了,幸好不是用那副样子来见您,不然您该被我吓坏了呢。”

  姜家外婆葛六桃闻言吓了一大跳,眼里涌起惊惧来,看着再次陷入昏睡的姜筱,觉得一阵心惊肉跳。

  姜家有三间屋子,一间堂屋,出了堂屋便是一个不大的院子,院墙高一米二,是黄土墙。韩国1.5分彩

  院子四四方方的,院门正对堂屋,左边有一棵黄皮果树,树下用石板条围了起来,角落堆着劈好的柴火,右边则砌了鸡舍。这边院墙与隔壁是共用的,隔壁是老姜家,姜家外公的大哥一大家子就住在那里。

  春初,日头并不猛,这些药草也只有中午这么两个小时能晒晒,要是朽烂掉可就卖不出钱了。

  这里排辈分,宜华善伯国书,姜松海在村里辈份挺大的,是华字辈,好多年纪比他大的都要喊他叔,葛六桃小辈份,是伯字辈,婚前就喊他海叔的。这个称呼延续到婚后,这把年纪都没改口。

  刚一说小小,姜松海立即就站了起来,转身向屋里走,有些紧张地问道:“小小咋了?又烧起来了?我去看看。”

  葛六桃拉住他,往隔壁望了一眼,压低声音问道:“老一辈的人说山下那条溪有鬼,是不是真的?”

  他们这一代人是经历过那段动荡的岁月的,在那十年里,谁敢提封建迷信,那都是要招祸事的,所以心里还残存着惧意。

  “小小说什么了?是不是告诉你,谁把她推溪里去的了?”姜松海沉下脸,“这事咱不能就这么算了。”

  姜松海一直在等着她清醒,说出是谁把她推到溪里的,准备上门找人家算账。他认准了自家的孩子不会那么贪玩,黄昏了还跑到哪里去玩耍,而且小小自小惧水,不会靠近小溪的。

  “不是!她没醒精神呢,就是迷迷糊糊说了一句。”葛六桃把姜筱刚才说的那句话重复了一遍,因为害怕,她说得嗑嗑巴巴的。

  莫怪妻子害怕,这句话的确是说得很是诡异。但是,不能因为一句话就疑神疑鬼。

  葛六桃还想说什么,嘴巴张了张,看着丈夫那瘦削的脸和愁苦的眉头,终是没有再说出什么来。

  她现在躺着的还是老式的架子床,床身架置四柱,横有四竿,三面都有围栏,围栏上画着象征富贵吉祥的画,上面还挂着蚊帐,蚊帐没有放下,左右用两个金色的铁钩子勾了起来。

  扭头望出床外,水泥的墙,水泥的地板,铺盖着瓦片的房顶,还有看得到原色树干做的横梁,以及横梁上吊下来的一个落灰的裸灯泡......

  墙上还贴着一张大挂历画,画上是一个穿着红色舞衣,反抱琵琶的舞台㊣美㊣女㊣,看起来透着一股浓浓的怀旧风。

  “烧什么烧,我就问句话!我们家大妮的衣服怎么破的,我总得弄清楚了!那可是好不容易弄到的的确良,我点着蜡烛熬了几个晚上做出来的一件新衣服!我们家大妮说了,是姜筱给扯破的,你们得赔!”

  “小小怎么会扯破大妮的衣服?的确良结实得很,那也不是我们小小能扯得破的。”

  可是她却听信了那个混蛋大舅邓清江的话,以为是外公打跑了她爸,逼得她妈离开了泗阳村,从此杳无音讯,让她成了一个被父母抛弃的可怜虫。再加上后来的一些事,她在邓清江等人的挑拨下几乎与外公是断绝了关系。

  临死之前没多久,她才知道,外公病危时还一直喊着她的小名,可是那天她却把医院的电话给挂掉了,没有把话听下去,让外公抱憾而终。

  “松海叔,你这话可好笑了,你是不知道,姜筱那死丫头可凶得很咧,她只会在你们面前装乖巧吧?也是,没爹没㊣妈㊣的㊣孩子,心眼儿不多长几个,还不知道能不能有饭吃......”

  但是这个大嗓门女人的话只是一顿,立即又扯高了喉咙再次叫了起来,“松海叔,拍桌子算咋滴?我说得不对吗?姜筱那个死丫头掉进溪里,大妮好心要去拉她,她倒好,一把将大妮的衣服给扯破了!这是恩将仇报!我可不管,这衣服你们赔也得赔,不赔也得赔!”

  来的这个战斗力爆表的女人叫桂英,是他们邻居丁大强的老婆。丁家和姜家就隔了三十米不到的距离。

  可以说,这件事才是她悲惨人生的一个导火线,因为这件事,她见识了村民们恶的一面,对这个村子有了极度的憎恶,后来才那么渴望着走出山村,到大城市去。

  这一年,她被丁大妮推下了山里的那条小溪,溪水深而冰凉,她被救起来之后就一直发烧。

  烧得迷迷糊糊的她当时并不知道,丁大妮回家之后跟父母说的是,她看到姜筱不小心摔倒溪里,就急忙要去救她,结果反而被扯破了衣服。

  这几年,的确良风靡全国,能够有一件挺括的的确良衬衫,是一件倍有面子的事情,听说镇上市里已经有不少人穿上了,但是在这个贫穷落后的山村,能穿得上的,一只手可以数得过来。

  丁大妮有一个在镇上的表哥给她弄了块布料回来,才做了一件衣服,那天就是她㊣第㊣一㊣次㊣穿上那件衣服来跟姜筱显摆。

  丁大妮真会扭曲黑白,当时,她猛地推了姜筱一把,姜筱在失足要掉下小溪的瞬间下意识地拽住了她的衣服,才嘶啦一声把衣服扯破了。